蘇州戀慕

休學中/健忘少女/MD療養中

尤莉家的小劳德(1)

尤莉家的小劳德(1)

对于我来说,认识尤莉和劳德完全就是机缘巧合。尤莉却说,这是命中注定的相遇。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上周家里漏水,地板全翘了起来,墙也糊得不成样子,我只好请人来修水管。中途又临时起意想把家里重新装修一番,换换心情。工期较长,我也索性收了行李出门旅行一趟。随手买了张机票,也没在意目的地是哪随心所欲就走。后来由于最近的一系列新闻,让我觉得酒店实在无法让人安心,于是选择在这间短租公寓里住上三个月。这才得以认识房东尤莉小姐。
前前后后的转折太多,尤莉不可能提前预知到这些。但面对尤莉小姐毫无隔阂的热情,内心的猜疑很快也都烟消云散。
“嘿你好!我是房东尤莉!来,行李给我,我带你上楼!”刚见面,盘着头发一身碎花裙的尤莉一把拿过我手里的行李,拉着我开始寒暄,“亲爱的,你叫什么名字?”
“奇拉,您叫我奇拉就行。您不必帮我拿行李,让我自己拿吧。”尤莉的热情让我一瞬间无所适从,慌慌张张地我甚至有点跟不上她的脚步。
“奇拉?真好听。跟我可别见外啊?有事就来找我,1800,我随时都在!”
“哦哦,好,好的。”
眼前一栋精致的公寓楼,既不在小区最深处,也不在马路边,安静得刚刚好。楼下不远处有一片修剪整齐的草坪,旁边沿着小路种了一列不高不矮的橡树,掉了一地的橡果。
“啊对,这一排都是橡树。我们这儿小动物挺多的,松鼠啊小兔子的。还有鹿。哪天有空,我带你到旁边那个公园去转转,那里有鹰!”
啊,那真不错。看来没去住酒店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尤莉在一扇门前站定:“啊,到啦到啦,第一间——这个就是。奇拉记好了啊,门牌号3800,半夜玩嗨了回来可别走错门!”
推开门,屋内的摆置让人分外喜欢。墙上的装饰画,桌上的各种摆件,都和屋里的家具形成无比契合的氛围。柔软的地毯踩上去如同走在云端。我甚至觉得,原本犹豫的高昂租金,再高上一些自己也会乐意接受。
“喜欢吗?”
“简直太棒!太惊喜了!”
“哈哈,喜欢就好。饿了吧?行李等会儿再收,先下来吃饭吧。我可是做了一桌好菜呢。”
我还未从惊喜中缓过神来,就被尤莉拉下了楼。
尤莉的屋子也是一样的装修风格,但看起来更加温馨一些。在靠窗的一把摇椅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劳德。他躺在摇椅上,慢悠悠地晃着,眼神飘向窗外,但那扇百叶窗明明是合上的。只瞥到他一眼,我就被尤莉喊了过去。
“奇拉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胖胖的,巴克利斯,一个整天来我这儿蹭饭的家伙;这是格蕾丝,附近大学的学生,和莉娜住一起,但是莉娜今天好像不在……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啊,你们好。我叫奇拉。很高兴认识各位。”
“很高兴认识你,就坐这儿吧。”格蕾丝拍拍她身旁的座位。
“哦奇拉,你刚刚看到了吧,”我刚坐下,尤莉突然悄悄地附在我耳边说,“坐在窗户边上的那个。他叫劳德。”我刚张口准备问问关于劳德的事情,尤莉却已经起身去招呼其他的同伴了。我也只好作罢。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到齐就位。尤莉给所有人倒好了香槟,然后举杯说:“为我们和奇拉命中注定的邂逅,干杯!”
这一餐,香槟很美味,意面火鸡熏火腿都很美味。大家吃的格外满足。
但是劳德一直没有出现在餐桌上。在座的所有人,也没有一个提到劳德。

141 W 41st St. New York
OOTOYA Chelsa 大戶屋
大都會中心的日料館 店面不大 正午時人非常的多 可以推遲一些再去
手作豆腐 非常嫩的豆腐 入口即化 加入木魚花和醬汁 與蔬菜拌在一起 營養健康
午餐定食分量很大 十分美味 定食內的蒸蛋也非常好吃 鮮嫩爽滑 拌開梅子 酸甜開胃 

【圖片無濾鏡】

FRIST DAY IN ROCKVILLE MD
早餐Waffle 晚餐脆皮排骨 蒲烧鳗鱼

【盾苗】绝望的重蹈覆辙(大概是(上))

太狗血……从头烂到尾……还没写完……
没有脑洞……我好绝望……
以下正文……

DAY1
“你好,我叫苗木诚。”
“啊啊,你叫什么都无所谓。”
“别这样嘛,大家接下来就是同学了,要好好相处才是啊。”
“好好相处?呵别逗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DAY2
“江之岛同学?江之岛同学?”
“干嘛啊——哈?你谁啊?”
“诶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苗木诚,昨天跟你打过招呼的。”
“你叫什么这种事情根本无所谓,别来烦我。”
“别这样嘛先听我说完。是这样的。今天晚上大家办了一个聚会,庆祝一下新学期。我希望你也能参加。”
“哈?我才不要去好吗?想想都觉得恶心死了。这么无聊的东西。”
“绝对不会无聊的,一定会很有趣的,大家都会参加的哦!”
“都说了我不去!别来烦我了!”

“所以为什么你要拉我过来啊!我都跟你说了我不参加!”
“什么事都要抱着希望的期待啊,好好玩一玩吧!”
“恶心。烦死了你。”
“好啦好啦,你先坐好了。这里有很多吃的哦,我看看,果汁,蛋糕,甜甜圈……江之岛同学?你要什么?”
“果汁蛋糕?别逗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谁还要吃那些啊!有没有酒?我要喝酒!”
“诶诶诶喝酒吗?!”
“果汁蛋糕就留给小孩子去吧!嗯我看你就挺合适的!”
“可是喝酒犯法的啊!”
“哈?无不无聊?咕嘟咕嘟咕嘟……”
“诶诶诶江之岛同学你慢点啊!”
“酒就是要这样大口大口得喝!小孩子学着点!”
“我不是小孩子啊!你小心点别呛到了!”
“咕嘟咕嘟咕嘟……咳咳——”
“诶呛到了吗?还好吗没事吧?”
“咳咳——你以为怪谁?还不是你乌鸦嘴!你这家伙!咳咳——”
“都说了慢点喝啊,喝那么快肯定会呛到的啊!”
“咳咳——别碰我!谁要你帮我顺气了!走开!咕嘟咕嘟咕嘟……”
“诶诶,怎么又开始喝了?还有都说了慢点喝啊!”

“江之岛同学?”
“干嘛——”
“啊还醒着啊!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
“怎么可能睡着啊!你走路,就不能,走平稳点吗?”
“哦哦,好的。”
“还有啊,你这人,真的好烦啊,我还没喝够呢!”
“不能再喝了,都醉得吐成那样了!”
“谁说我喝醉了的?我没有!你你你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回家!”
“哦真的吗?那我放你下来咯。”
“你看,我不是,走得好好的吗?”
“诶诶你小心点,这哪里走得好好的了。”
“烦死了,不要你扶!让开——”
“诶诶诶——啊吓死我了,还好及时抓住你了,没事吧?”
“……没事。”
“好啦好啦你就别乱动了,我送你回家。”
“……哦。”
“说起来,江之岛同学,你的酒量真是厉害啊!该说不愧是超高校级的辣妹吗?”
“谁还喝果汁啊,幼不幼稚。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好好好,别乱动了要掉下去了。”
“……我没乱动。”
“好啦好啦,你就趴好了就行啦。哦对,江之岛同学你家在哪?”
“……”
“江之岛同学?”
“……”
“江之岛同学?啊,睡着了吗。啊这下麻烦了。”

DAY3
“🎵DAN GAN RON PA🎵”
“喂谁啊?”
“江之岛同学你好,我是苗木诚。”
“……哦是你啊。”
“啊你还能记得我真是太好了。”
“这没什么的吧。有事吗?”
“嗯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想问问你情况怎么样。昨天喝了那么多酒,今天也请假了,有点担心你。”
“哦哦,啊,我还好。没事。”
“那就太好了。我今天可是一直都在担心你呢。”
“啊。哦。”
“今天每个老师都来打了招呼。不得不说希望之峰学园里的老师们也都非常有趣啊!”
“哦。是吗。”
“而且今天也选了班委呢。十神同学是班长,石丸同学是纪律委员。他可是超高校级的纪律委员呢!”
“(哈这都是谁啊)哦哦。”
“总之大家都很有趣呢。那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江之岛同学你好好休息,早点回来上课吧。”
“那个,苗木同学!”
“嗯?怎么了吗?”
“啊,那个。嗯,谢谢。谢谢你。”
“诶?啊。没什么没什么。不用谢。”

DAY10
“苗木同学!”
“嗯,怎么了,朝日奈同学?”
“那个啊,苗木同学你,感觉和江之岛同学关系很好呢。”
“啊啊,也没有吧。”
“和她打招呼她都不怎么搭理,脾气很凶,说出的词也比较刺耳,和她相比雾切同学都感觉好相处多了。”
“啊是吗。说起来雾切同学确实也很冷淡呢。”
“但是雾切同学有时会帮助我们,江之岛同学就完全不参与啊!”
“那可能是因为她一开学就请了假,还没有融入班级吧。”
“还有哦还有哦,我昨天,看到你和江之岛同学一起去看电影了!”
“诶诶诶!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就是昨天啊。果然,你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没有啦,那是江之岛同学的谢礼。之前聚会她喝醉就送她回家的谢礼啦。”
“诶那天送她回家的是你吗!你们的关系太不一般了吧!”
“啊好像说错话了。总之,我和江之岛同学没有特别的关系啦!”
“嘛这种事情怎样都没关系啦。我是希望,如果你和江之岛同学关系好,就劝说劝说她多参与一些我们的活动。大家都是同学,应该相处多些才是啊。”
“嗯这些我也跟她说过。我会努力的。”
“那就谢谢你啦!”

DAY20
“江之岛同学,你在做什么呢?”
“啊苗木同学。早上好。我在搭模型。”
“模型?嗯我看看——”
“看出这是什么了吗?”
“随处可见的大楼呗!”
“谁跟你说话了!闭嘴!玉米头!”
“江之岛同学别生气啊,要和大家和睦相处啊。”
“啧,暴躁妹。”
“哈你再说一遍?!”
“盾子别生气啊别生气啊。大和田同学你就别惹她了。”
“那个玉米头,真是烦死了。啧。”
“好啦好啦搭模型吧,别生气了。”
“说起来你刚才喊我什么?”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好像,好像不小心喊了,盾子。”
“是啊。”
“你别生气啊,下次绝不会了,江之岛同学。”
“嗯,其实你喊我盾子,也没什么关系。”
“诶,诶?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嗯,你自己看吧。”
“太好了我以后就喊你盾子了!”
“那我以后喊你诚可以吗?”
“啊,啊。好的!没问题!”
“所以诚,这搭的是什么你猜出来了吗?”
“啊,啊。听你这样喊我,我还有点不习惯。这个模型,我看看。哦!我知道了!是希望之峰学园!”
“Bingo!啪!”
“诶盾子,盾子你…为什么要把它,拍碎?明明,明明搭的很好啊!”
“因为想,所以就拍碎了。没什么特别的理由。”
“啊,啊。这样啊。那真是没有办法。那我们一起搭一个更宏伟的希望之峰学园吧。”
“啊?啊!等等。等等!”
“怎么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再搭一个?”
“因为我认为盾子你一定是觉得它不够好才把它拍碎的。那就搭一个更好的模型就好了。而且,刚才的那个,已经很完美了。”
“啊?啊。哦,这样啊。”

DAY50
“盾子,放学后可以等我一下吗?有些话我想跟你说。”
“哦好。”

“啊,盾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有没有。说起来,你找我有什么特别的事吗?”
“啊啊,你再稍微等我一下好吗?”
“哦好。”
“呼——”
“诚君你在干嘛?”
“盾子,从开学认识你以来,和你有了很多共同的快乐的回忆。一起看电影,去海边和游乐园,去咖啡厅吃甜点,我非常开心。以前在杂志上面看到过你的照片,很漂亮很漂亮。虽然你脾气不太好有时因为很凶,但我还是觉得你很可爱。所以,所以,可以请你和我在一起吗?”
“啊?”
“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啊,啊?等等。这是……”
“表白。我希望可以和你在一起。”
“好,好的。”
“真的吗?我真的太紧张了。你真的同意了吗?”
“啊,嘛,算是吧。”
“太好了太好了!”
“那就,请多关照。”
“我才是,请多关照。”